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客属人民(hakka-gd)的博客

弘扬客家精神,服务客属人民!莫道世界无限大,只须明白二三分!

 
 
 

日志

 
 

闖蕩香港的客家人  

2008-08-21 16:50: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闖蕩香港的客家人

劉加洪

香港從南海小漁島到國際大都會,從荒蕪漁村到東方明珠,從偏僻的彈丸之地到亞洲四小龍之一,我們到處可見客家人拓荒的足跡,到處可見客家人創造奇跡的身影。客家人為了香港的繁榮昌盛,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和犧牲;為了香港回歸祖國,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和貢獻。

  • 赴港謀生,落地生根

    誰是最早到香港拓荒的客家人?恐怕沒有人能夠說得清了。闖蕩香港的客家人究竟有多少?恐怕人們只能說一個大概數字。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由于港九本屬廣東省寶安縣,而寶安縣有一半以上人口屬于客家人。因此,九龍新界一帶,如上水、元朗,乃至大埔、沙田就有不少原居民是客家人。300多年前,香港就有許多客家村莊。

    客家人成群結隊地大批遷入香港地區,大致可分為四個時期︰

    第一時期,從清康熙年間到香港開埠(約1684─1842年),為強迫遷入階段。因當時清廷與鄭成功對峙,為孤困鄭氏,順治曾令沿海人民內遷三十裡。至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明令複界,招致各地農民前往墾殖。于是,江西、福建和廣東等地的客家人,“便很多經由惠州、淡水而至沙魚涌、鹽田、大梅沙、西鄉、南頭、梅林,或更至沙頭角、大埔澳、沙田、西貢、九龍城、官富城、筲箕彎、荃灣、元朗等地”,開墾荒地,定居墾殖。到柴灣一帶拓荒墾地的5個客籍家族,后來建立了大坪村、西村等小村莊,並以姓氏為名各建立自己的屋村──羅屋、成屋、陸屋、藍屋。于是,文教漸興,考童漸眾,由此可知客家人遷入之多。

    第二時期,從香港開埠到辛亥革命(約1842─1912年),為謀生遷入階段。港九開埠,新界又租,城市初建,需要大量勞力。這時涌入香港的客家人很多,尤其善于采石的五華人更多。位于柴灣的“藍屋”以及位于望夫石下的“曾大屋”,就是粵東客家人涌入港九的裡程碑。五華縣七都圍的鄧焦六(花名打石六)和圓瑾村的曾三利(又名貫萬)兄弟,大約在道光年間只身出走香港,他們開設元昌和三利石行,后成巨富,三利在九龍沙田還建有“曾大屋”。興寧縣羅崗鎮的袁安成(又名石秀),大約在19世紀60年代去香港,在中環碼頭打石為生,開設袁秀記店號,卓有成效,富有盛名。稍后去的還有興寧縣的劉三桂、陳瑞山、丘裕和,五華縣的李瑞琴、楊發利、李浩如等。這些是有史可考的遷入香港的粵東客家人。

    第三時期,從民國初年至新中國成立前(約1912─1949年),為接引遷入階段。這一時期又分前后兩期。前期至香港淪陷前(1941年),由于此時香港政治相對比較穩定,經濟呈現蓬勃發展勢頭,故粵東客家人去港謀生者與日俱增,多操打石、織藤、織布,也有經營洋雜、筆墨等小本生意。興寧縣的曾敬堂、廖藹池等從事藤業,張岳鵬等經營小本生意。這批人發跡后,繼續接引家鄉的故舊親友到香港謀生。五華橫陂馬山村人,百年來不斷涌入香港,聚居一地,從事各種行業而形成香港的馬山村。此后,客家人出港學師謀生者愈來愈多。興寧縣的李自蕃、李濟平、彭偉才等先開設布業,后經商做生意。隨著香港淪陷,多數同胞回鄉避難。后期(1945─1949年),隨著二戰的結束,日本的投降,除以前回鄉避難的老港客紛紛返港外,又有一大批年青人跟隨親友長輩赴港。

    第四時期,從新中國成立到現在(約1949年至今),為受限遷入階段。前期為50年代初,由于香港尚可自由出入,一批無地少地的農民和原屬國民政府的軍政人員、學者、富商及其家屬,如興寧縣的李振球、劉定藩、羅香林、饒亞環等,□就是此時去港。中期為50年代中期至改革開放前,每年都有一批為繼承財產、協助父母經營工商或爭取團聚經批準去港者。此外,50年代至60年代,又有大批歸僑到香港謀求發展。田家炳于1958年從印尼移居香港,曾憲梓于1968年從泰國返回香港創事業。由于受限入港,結果偷渡或闖關事件也時有發生。后期為改革開放以后,政策有所放寬,又有一批客家人批準來到香港。

    客家人適應性和應變性強,遷移到哪裡就在哪裡落地生根,安居樂業,建立家園。據不完全統計,旅居香港的客家人達125萬人,其中梅州籍客家人有34.3萬人。

  • 背井離鄉,艱苦創業

    在香港這個充滿嚴酷競爭的社會裡,客家人以其獨特的生存方式與頑強的生命力,熬盡苦難,歷盡艱辛,才干出一番事業。

    一百多年前,五華縣七都圍的鄧焦六家貧如洗,頭戴竹笠,腰纏褲帶,只身出走香港。水寨圓瑾村的曾三利兄弟借錢二百文,徒步跋涉到九龍謀生,客家人初到香港,人地生疏,像失群的孤雁,在闊佬成群,出入皆車,令人眼花繚亂,人群擁擠的鬧市裡,輾轉徘徊,艱難地尋覓著棲身的窩和出力之處。年輕時所經歷的艱苦磨練和豐富的閱歷,往往是難得的寶貴財富,是事業成功的基礎。興寧縣刁坊鎮的楊應基,于1941年出港謀生,由于天災戰禍連結,遭受種種折磨,曾三進三出香港,一把辛酸一把淚,吃盡了苦頭。直到1953年才獨自辦起一家藤器廠。1969年的一場大火,又把他的工廠化為灰燼。 但他敢于面對困難,從零開始,艱苦創業,頑強拼搏,終于事業有成,他成為香港藤器業的老行尊,其產品遠銷歐美各國。興寧縣石馬鎮的鄒偉光,于1949年漂泊香江,為了學到織藤的真本領,一雙手掌被藤絲割得血淋淋的,但他忍著傷痛忍著淚,每天連續勞作十來小時。 1957年自立門戶后,他的事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手工操作到現代化生產,產品品種從單一到多樣化,業務擴展到海內外。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們贏得了客家人在香港的應有地位和影響。

    成功的創業者與眾不同的地方在于他們永遠擁有超人的自信,永遠擁有面對困難百折不撓的進取精神,他們義無反顧地去面對周圍的一切,即使泰山壓頂,也在所不惜。1963年5月,梅縣扶大區的曾憲梓,為了父親的遺產經香港去泰國。寄人籬下的生活,使他嘗盡了炎涼世態、冷暖人情的滋味。當他從泰國殺回香港創業時,仍然一無所有。一個熨斗、一把尺子、一把剪刀、一台國產腳踏式蝴蝶牌縫紉機,伴隨著他淚眼創江山。令人難以想象的是,他那一雙又粗又大、傷痕累累、結滿粗繭的手,縫製出了一條條做工別致的領帶。他夜以繼日的拼命工作,忘記了辛苦,忘記了疲勞。做好了以后,還得親自拎著一大盒二百多條領帶,沿著大街小巷、挨家挨戶地推銷。從孓然一身踏足香港的那一刻起,他就給自己定下了“無論將來環境如何惡劣,都必須正直做人,勤儉創業。” 的訓條。在長達30年的奮斗生涯裡,曾憲梓以他頑強的意志力和不屈不撓的拼搏精神,在號稱冒險家樂園的香港站穩腳跟,創造了大家都熟悉和喜愛的世界名牌──金利來領帶。

    從晚清時期的鄧焦六、曾三利,到民國時期的楊應基、鄒偉光,再到新中國成立后的曾憲梓,一連串熟悉的名字,一連串閃光的名字。我們仿佛看到了一大群闖蕩香港的客家人,他們咬緊牙關,度過了各種艱難險阻,在逆境中求得生存和發展,不斷創造著個人自我價值的實現與超越的奇跡。

  • 繁榮香港,功不可沒

    客家人不僅在為自己譜寫著闖蕩香港的歷史,而且也在為香港高度繁榮的經濟和光彩斑斕的文化,譜寫著一頁頁輝煌的樂章。

    1.建築行業的卓越貢獻。150多年來,隨著香港開埠,大興土木,開路建樓,設立市場,由荒涼到繁榮,由被人遺忘的角落到國際名城自由港,建築行業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其中,巍巍雄偉之樓房,平坦光滑之公路,移山填海之奇跡,開築水渠水塘,興修橋梁碼頭,建設機場隧道等偉大工程,十之八九出自五華石匠之手。五華石匠承辦的建築公司達數百家之多,其雕琢工藝,絢麗多姿,自成風格,為世人稱頌。矗立在香港中環地區的匯豐銀行是一座石磚砌成的高樓大廈,就是石行偉人李浩如和魏標記共同承辦興建的。” 匯豐銀行是香港建築史的一面鏡子,一幢幢摩天大廈在她旁邊的崛起則是香港繁榮的一個個具體生動的表現。

    2.傳統行業的舉足輕重。香港的藤器業90%由客屬人士經營。從一百多年前的劉三桂、陳瑞山、丘裕和等發展竹木家私製品,到王貴福、袁五松、陳日章等取藤料而代之,興寧縣在港的藤器編織業,形成一種特殊的傳統行業。最近幾十年來,鄒偉光、楊應基、楊如彭等人的藤器出口公司更是久負盛名。中國藤器在世界上一枝獨秀,倍受歐美國家的青睞。大量的藤器製品出口為香港贏得了大量外匯,對繁榮香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客家人在香港經營的紡織業以小型居多,但廠址星羅棋布在港九非鬧市區。港九從事紡織業最盛時有職工近10萬人,其中興寧人約占40%。 紡織業是香港製造業的主要支柱,長期以來,其出口總值一直在總出口值的30%左右,使香港一直保持了亞太紡織業中心和最大服裝加工中心的地位,客家人在其中所作的貢獻可想而知。

    3.服務行業的不斷崛起。一是飲食業的建立。客家菜在香港歷史悠久,在海內外聲譽甚高。客家人在香港創辦的酒家、茶樓、飯店、飯館遍及大街小巷,有數百家。 香港素有“國際大都會”之美稱,客家美食則為“食在香港”錦上添花。二是百貨業的崛起。客家人在香港經營百貨業,大都是從小商販、洋服店做起。客家人開設的國貨公司不斷崛起,遍及港九新界,共160家之多。 香港是世界上極負盛名的“購物天堂”,客家人創辦的國貨公司更是使旅港游人駐足留連。“購物天堂”繁榮了香港的旅游業,國貨公司更是“購物天堂”的重要組成部分。

    4.新興工商業的異軍突起。一批六七十年代旅港定居的客家人,在世界經濟商海裡,在國際市場競爭中奮斗抗爭,迅速成為出類拔萃的工商實業家。他們經營的塑膠、服裝、電子業異軍突起,在經濟界呼風喚雨。大埔籍歸僑田家炳創辦的塑膠工業在六十年代就跨進世界先進行列,享譽香港和東南亞,他也被譽為“人造革大王”、“塑膠大王”。梅縣籍歸僑曾憲梓創辦的金利來(遠東)有限公司在六十年代末就推出名牌產品,“金利來領帶,男人的世界”,行銷全球。1992年9月,金利來集團有限公司發行股票,在香港聯交所股票市場掛牌上市。 “金利來”成為香港的又一個絕無僅有的奇跡,這是客家人創造的奇跡。曾憲梓憑他的實力,贏得了“總督工業獎”,成為亞洲“領帶大王”,被譽為“海內外傑出華人”。

    5.文教體衛的特殊地位。香港的文化生活豐富多彩,社會教育完善發達,資訊傳媒包羅萬象,體育衛生各有特色。在這個東西融合、新舊並存、古今交匯、華洋滲透、中外碰撞的社會裡,闖蕩香港的客家人,不乏鶴立雞群的突出人物,不乏有志有為的傑出之士,受人敬仰愛戴的大師和明星。

    一代史學宗師羅香林,祖籍興寧縣,于1949年7月舉家移居香港,歷任香港大學中文系講師、教授、終身教授、系主任、文化研究院院長、文史研究所所長等職。他一生盡瘁教育,誨人不倦,培育英才;先后出版書籍42種,撰述論文139篇.

  • 一代代闖蕩香港的客家人,在各行各業,他們有的叱□風雲,創造出神話般的奇跡;有的兢兢業業,默默地奉獻出了一切。香港經濟騰飛于世界,凝聚了旅港客家人的一份智慧和力量。香港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旅港客家人的功績卓著。

  • 愛國壯舉,名垂青史

    客家人素以憂國憂民、愛國愛鄉而著稱。闖蕩香港的客家人,同樣是頂天立地、滿腔熱血的男子漢。他們為了香港的生存發展,視死如歸,義無反顧;為了香港的安定繁榮,嘔心瀝血,孜孜以求。

    一百年前,客家人后裔孫中山先生,為了振興中華,就把興中會總部設在香港(中環士丹頓街13號)。此后幾十年,他策劃領導的震驚中外的武裝起義,如乙未廣州起義、庚子惠州起義、潮州黃岡起義、惠州七女湖起義,廣州新軍起義、廣州黃花崗起義,都以香港作為根據地,在香港招兵買馬。海內外客家人紛紛響應,出錢出力,他們有的毀家舒難,在所不惜;有的赴湯蹈火,為國捐軀,無數愛國志士、客家仁人寫下了一篇篇氣壯山河、可歌可泣的詩篇。他們或起兵準備于香港,或出走避難于香港。在推翻清朝專製的辛亥革命中,香港以天時地利起到了大后方的作用。在港客家人對辛亥革命作出的傑出貢獻,為香港的歷史譜寫了輝煌的一頁。

    1937年7月全面抗戰爆發后,旅港客家人對中國的抗戰又作出了不同尋常的特殊貢獻。五華籍鄧焦六的子孫鄧文田、鄧文釗兄弟,生于香港,長于香港,愛國愛港,不避風險,毅然接受黨的委托,以自己在香港經營的崇德堂進出口莊作為八路軍辦事處的通訊站和接受華僑抗日捐獻的聯絡站,轉運捐贈款項和物資。鄧文釗還參加了宋慶齡主持的保衛中國大同盟,並任司庫,2□日夜為募捐籌集抗日經費而操勞。1941年冬香港淪陷后,梅縣籍廖安祥利用自己創辦的香港東利運輸公司,不畏艱難險阻,冒著生命危險,參加了共產黨的“秘密大營救”,從被日軍占領的港九地區成功地營救了廖承志、喬冠華、連貫、何香凝、柳亞子、茅盾、鄒韜奮等一批著名的愛國人士和共產黨人。廖安祥出生入死,仗義疏財,屢創奇跡,被柳亞子贊為“梅州大俠”。香港嘉應商會興寧籍的愛國人士陳公木、孫城曾、李濟平積極參加商界抗日,支持抗日愛國力量東江縱隊等在香港的活動,被漢奸賣國賊視為眼中釘,但他們視死如歸,毫不畏懼。他們在香港抗戰史中,寫下了不可磨滅的一頁。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了,廣州尚未解放,而香港德輔道中42號的陳公木家的樓頂上,飄起了一面五星紅旗;李濟平在新華、聯華兩家布廠也升起了十面五星紅旗,成為香港的爆炸新聞,廣大愛國同胞都投以深情自豪的目光。此后,陳公木與李濟平、林尚聰等愛國人士組成中寧國貨有限公司,把國貨源源不斷地推進國際市場,為投資家鄉建設,聯系海外華僑、港澳台同胞和爭取外匯,起了重要作用。陳公木、李濟平的愛國行動和對祖國所作的貢獻,曾多次得到國家有關部門的表揚和獎勵。他們多次受邀參加國慶觀禮,受到毛主席、周總理的接見和贊揚。鄧文釗從香港回到廣州,創辦公私合營華南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對恢複和發展國民經濟,促進城鄉、內外物資交流,起到了良好作用,后來他被選為廣東省副省長。

    闖蕩香港的客家人身在香江,心系祖國。他們一直關心著祖國的四個現代化,支持著家鄉的經濟建設,特別是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分別通過各種渠道,在家鄉投資辦廠,捐資捐款,資助文化教育、醫療衛生、交通運輸等社會公益事業,為家鄉的脫貧致富,興旺繁榮,不遺余力地奉獻一切。至1996年底,梅州市累計接受“三胞”捐資(含實物折款)達15億元,興辦“三資”企業1390家,實際利用外資6.12億美元。

    為了保持香港的安定繁榮,實現平穩過渡,旅港客家人勞心勞力,四處奔走。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香港中華總商會會長曾憲梓先生,以無與倫比的愛心表示︰“我會盡個人的能力,主動聽取香港同胞的意見,如實反映他們的呼聲和要求,和大家一起為香港的繁榮,創造一個穩定、安逸的環境。”他呼吁香港各界為1997年的平穩過渡而同心協力。曾憲梓的話代表了旅港客家人的共同心聲。田家炳、劉宇新、余國春、黃華、羅煥昌、劉錦慶、林尚聰、陳振炎等愛國人士,都竭誠擁護基本法、“一國兩製”、“港人治港”,承擔了大量的團結溝通、艱苦卓絕的繁重任務,贏得了祖國和香港同胞的贊許。

    綜上所述,闖蕩香港的客家人,為香港的騰飛作出了傑出的貢獻,為香港的繁榮立下了不朽的豐碑。他們的拼搏史、發跡史,証明我們客家民系是中國民族優秀的一支。在祖國遭受欺凌挨打的時代,我們客家的優秀兒女都能在香港站穩腳跟,為祖國作出貢獻。那么,在香港回歸祖國以后,在“一國兩製”的偉大方針指導下,我們客家的優秀兒女,一定會創造更加燦爛輝煌的業績,一定會迎來更加美好的明天﹗

    (由于資料所限,本文列舉的事例以廣東省梅州市為主。──筆者)

  •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